父亲

早就应该写些关于父亲的文字,不过那份沉静下来的心情却一直迷失于琐事之中,也便不曾提笔。

记得小时候,我发现只有个妇女节,心中还颇有些愤愤然,觉得很不公平,为什么没有给爸爸过的节呢?于是,某日与父亲商量了一个日子算是家中的男人节,但是之后谁也记不起定的是哪天,也便不了了之。我想,主要原因是,那个时候的我最在乎的还是儿童节。

父亲很轻易地便成为了我幼时崇拜的偶像,至今那份崇敬也不曾褪色。脑海中好多与父亲在一起的情景,不时回想起来,似乎仍能体会那份童趣与温馨。

自己刚刚学会思考之后,发现这世界上有超多的”为什么”,母亲总是有些严肃,于是我终日里缠着爸爸探索宇宙的奥妙。很神奇地发现他什么都知道,使我佩服得五体投地。然而,渐渐地父亲也不堪其扰,推托道,我期末考得如何如何,就买《十万个为什么》作为嘉奖。那时的我听罢,幼小的心灵深处腾起无限的憧憬,”哇塞!’十万个’为什么,厉害啊!”如今想来,父亲真是用了一个好聪明的托辞,彻底把我这个唧唧喳喳的包袱甩掉了。

小时候我晕车晕得厉害,一上车就开始吐,庆幸的是,父亲有辆三轮摩托,让我也可以享受高科技给生活带来的便利。父亲和他的朋友们出行的时候,我从来只坐父亲的摩托,即便父亲的车上载满了复合板,我也坚持与父亲同行。无奈之下,他只得把板子捆得紧紧的,让我趴在上面,然后以比蜗牛快一点的速度载着我和木板驶向目的地。我虽然一路只能紧紧抓住木板,心里却踏实得很。这种对父亲的绝对信任让我有时候对周围的安全程度毫不在乎。同父亲去海边游泳的时候,他的水性很好,总喜欢游到很远很深的水域,我套上泳圈便一路费力地跟着。回望时,岸上的人已然渺小了,海面上只有我和父亲。事后,他回忆说,尽管他心中颇有些忐忑,我一路上却尽是笑容。

父亲喜欢喝酒,也便有了我小时候很喜欢玩的那大大的肚子。这肚子有很多功用。可以用来当沙袋练拳击,哼!哈!不过上了中学之后,我就被禁止用它练习了。冬天的时候可以暖脚,屋里凉凉的,父亲正在睡午觉,正是我暖脚的好时机,哇哈哈!早上的时候可以当枕头,父亲喜欢睡懒觉,我早起之后,经常会昏昏沉沉地走到父母的房间,倒在父亲的肚子上再眯一会,”嗯?我只是想叫你起床而已。”当然,还可以用来嘲笑,”你低头能看见自己的脚尖嘛?”

慈祥是父亲的常态,当然,他也曾动用武力显示他的权威。虽然次数不多,但每次都起到了震慑对手的效果。

渐渐地,不再是”小不点”,不再需要父亲的保护,开始了自己的旅途探索。渐渐地,我与父亲的对话少了。渐渐地,我更享受一个人呆在家中的自在感觉了。渐渐地,有了自己的心事。父亲并不多言,只是时不时地激励着我,在他的面前,我只是守着自己的秘密,规规矩矩的做着自己该做的,学着自己该学的。

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,父亲开始要我陪他喝两盅,我绝少应允,尽管我有时会从外面醉醺醺地回到家中。每每被拒绝之后,父亲便不再要求。如此数次,我心中不由得愧疚起来。终于答应陪他,父亲很是高兴,打发我去买了酒回来。自那之后,每次我陪他的时候,他总是会喝得很多。喝酒的时候,他总会讲一些他过去的故事:和叔叔与当地的混混打架,上山下乡的时候收拾队里的坏小子,练长跑被教练打屁股,参加高考被车间主任横加阻拦,参加业务考试第一个全都通过,跑到四川去抓捕窃贼,……。所有这些故事,他讲第一句,我就知道最后一句了。妈妈和我嘲笑他”好汉不提当年勇”。他只是笑笑,接着讲他的旧故事。后来我发现自己喝酒了之后话也有增多的趋势,怀疑是爸爸的基因在作怪。

不确定是不是酒精疗法的作用,与父亲隔绝的时期不久就结束了。政治,哲学,为人,这些严肃的东西被纳入了我们的话题。爸爸总是用他的生活经验打击着我那从书本上学来的理论。面红耳赤的我很气愤父亲居然会持有那种令人无法接受的观点。与父亲的争论几乎成了那时晚餐上不可缺少的部分。母亲听腻了,便会居中调节,不合时宜地问一句”今天谁刷碗?”。我和父亲就赶紧起身离开饭桌,留下母亲在后面抱怨着。

纺织业压锭,国企改制。

这项政策的出台,对家中经济状况的冲击有多大,我是不知道的。但是我知道,父母都开始了工作的变迁。因为职务关系,更近一步了解实质情况的父亲,和我有了新的话题。讨论政策讨论得多了,我只觉得憋闷得很。父亲却也在这一期间也因为工作关系摔伤了腰。总之,家中的一切都因为这变故乱糟糟的。

那天和母亲在家等着父亲回来吃饭。突然父亲的工友来敲门,我和母亲就手脚冰凉地奔到了医院,见父亲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。他看到我泪汪汪的出现在门口,挤出个笑容,说,没事,就是摔伤了,住两天院就好。不幸中的万幸,父亲的腰椎没有错位,否则,再严重一点点就落下残疾了。父亲就诊的医院离学校很近,我中午的时候就会骑车去看他,然后再回到学校上课。父亲思量再三,为了不让我中午的时候来回奔波,恐怕影响我高考复习,就提前出院了。高考那天,父亲还是只能卧床,不然他绝对会送我到考场的。我考试的时候,在家中的他肯定是坐卧不安的。

本科入学的时候,父亲想送我,我拒绝了,担心他的腰还是受不了长途旅行。不过,之后读研究生入学的时候,我特地叫上父亲陪我,免得让他以后遗憾。这事被周围的朋友取笑了好久,说我这么大了还要爸爸来送。拜托,是我带他出来的,好哇?

自从本科入学,在京津两地游荡了七年,如今在海外又已漂泊了近两载的时光。与父母在电波两端遥望,虽然能够听见那亲切的声音,但是感受不到,父亲粗糙的手掌,母亲温暖的拥抱。还好,离家了这么久,家中的事事物物依然历历在目。回忆中的场景和余味依然可以帮我支撑过这样一个无眠的夜晚。想起与父母的离别是大约两年,在上海浦东机场,我要踏进安检口的时候,前一刻还笑容可掬的母亲,突然泪泉喷涌把我揽在怀里,父亲在一步远的地方僵僵地笑道”好了,别误了飞机。”,我”嗯”了一声说”我走了”,便扭头快步进了安检门。我无法说得太多,因为接下来的只有哽咽。我暗暗骂了自己一句,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离别,下定决心不哭的!

确实,岁月不停地将我们推向下一个路口,残酷而坚决,但也只因这时光流逝,我们意识到那份温馨与珍贵。祝父亲父亲节快乐!祝妈妈身体健康!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